首页 > 观察

直销曝料QQ:1076580033,1176580033 本站原创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连花清瘟爆红高管却密集减持套现3亿元,揭秘“A股最富院士”和他的以岭药业

中国企业家杂志 2020/5/6 字体大小:

道道网讯 莲花清瘟再次迎来高光时刻。

5月4日,钟南山院士在与海外留学生视频连线时特别提到,目前有充足证据证明,连花清瘟对治疗新冠肺炎有效。他表示,“进行实验后,我有底气、有证据来说,连花清瘟真的有效。”

这已是钟南山院士第二次公开推荐连花清瘟。

此前,国家药监局在4月14日批准将治疗新冠肺炎纳入到连花清瘟颗粒和胶囊的药品适应症中。第二天,生产连花清瘟的以岭药业股价迅速涨停。以岭药业创始人吴以岭院士也由此受到广泛关注。

吴以岭的创业始于1992年。“刚办时就是一个小门诊,一位医生,一张桌子”。如今这家小门诊已经发展为以他名字命名的三级甲等医院。当初借款10万元成立的以他名字命名的以岭药业,也已发展为市值400多亿的上市公司。

10.png

在抗击新冠疫情的斗争中,连花清瘟大放异彩,吸足了市场目光的以岭药业股价也大幅大涨。但在此期间,以岭药业高管和实控人亲属却出现了密集减持,更是引发人们好奇。

吴以岭和他的以岭药业,到底有什么秘密?

靠几条虫子卖了9个亿

1949年,吴以岭出身于河北的一个中医家庭。

据介绍,吴以岭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赤脚医生。吴以岭从小耳濡目染,5岁就开始背药方子,到13岁已经能辨别出200多种中草药。他常常穿山越岭,到周边拜师学艺,11年的乡村行医生涯为他打下了坚实的临床基础。

1977年恢复高考后,28岁的吴以岭重返校园,他相继考取了河北医科大学中医系、南京中医药大学硕士研究生。研究生毕业后,吴以岭成为了河北省中医院心血管科的一名医生。

在这期间,吴以岭找到了一个中医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独特处方,把它定名为“通心络”。这成为他创业的最大资本。

1992年,吴以岭创办了以岭医院,以他名字命名的以岭药业也随即成立。“通心络”胶囊成为以岭药业的“独门绝技”。因为配方中含有水蛭、全蝎、土鳖虫、蜈蚣、蝉蜕,通心络一开始并不被看好,甚至有老中医直斥这个配方就是“一堆虫子”,但推出之后销售却出奇地好。以2010年为例,以岭药业通心络单品销售收入9.2亿元,占主营业务收入的55.86%。当时媒体报道“靠几条虫子卖了几个亿”,也让吴以岭名气大涨。

事实上,2009年,吴以岭就已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。更早的2003年非典期间,他就带着团队研发出抗SARS的广谱抗病毒中药连花清瘟胶囊。在此后的流感疫情中,连花清瘟频频露脸,先后18次被列入国家卫健委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的甲型流感、乙型流感、禽流感等呼吸道疾病相关诊疗方案的用药推荐。

2011年7月,以岭药业正式登陆A股中小板。吴氏家族共诞生了7位亿万富翁,其中吴以岭彼时身价接近50亿元,一举超越袁隆平,被称为“A股院士首富”。

从股权结构和高管构成上看,以岭药业是一个典型的家族企业,但吴以岭女儿吴瑞否认了这一说法。据公开信息,71岁的创始人吴以岭为公司董事长,其子吴相君为公司总经理,其女吴瑞为公司董事、董秘,其外甥李晨光为董事、财务负责人。吴以岭、吴相君、吴瑞作为一致行动人,持有以岭药业的股份总额超过了50%。

以最新股价计算,吴以岭个人持有以岭药业31.26%股份,价值108.2亿元,两子女吴相君、吴瑞合计持股22.95%,价值约79.5亿元,三人手中持股财富已经接近187.7亿元。

吴以岭在科研上表现出足够的实力。今年1月10日,吴以岭领衔团队完成的“中医脉络学说构建及其指导微血管病变防治”项目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。该奖系2019年度医学领域的唯一一项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。

当谈及未来的研发计划时,吴以岭表示脉络学说已得到西医届乃至国际医学界的认可,希望通过更多的研究进一步推动中医药发展,从而促进中医脉络学说产业化、国际化。

高管密集减持套现3亿元背后

连花清瘟在抗击疫情中大放异彩,以岭药业一季度的表现也可圈可点。

4月27日晚间,以岭药业发布2020年一季报,报告期内实现营收23.3亿,同比增长50.6%;归母净利润4.4亿,同比增长51.9%,业绩快速增长得益于连花清瘟产品的收入激增。这也是上市以来,以岭药业单季度盈利最多的一次。

在业绩大增的同时,以岭药业股价年初至今累计上涨129.93%。4月16日,受到此前“连花清瘟新增新冠肺炎适应症”消息提振,以岭药业股价连续四个交易日涨停,报收37.9元每股,较年初上涨超过200%,总市值创下456.2亿元的新高,短短3天内市值飙涨超百亿。此后,股价逐步回调,4月30日收盘价为28.78元每股,较年初的12.43元翻了超过一番。

一面是暴涨的股价,一面却是高管和实控人亲属密集减持。

深交所数据显示,2月6日,吴以岭的弟弟吴以红减持744万股,套现1.46亿元;吴以岭另一位亲属吴以成,减持9.3万股,套现186万元;高管王蔚的配偶任跃民减持11.66万股,套现227万元;离任高管高秀强减持19.31万股,套现329万元。

其中,减持最为凶猛的,是持股5.73%的吴以岭创业老搭档田书彦,在2020年2月26日至2020年3月17日,减持公司股份890万股,套现1.45亿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减持完毕后,田书彦持股4.99%,不再是公司持股5%以上的股东。

据此,上述人员今年以来通过减持以岭药业股份累计套现约3亿元。

为何在莲花清瘟火爆、股价迅猛上涨之时密集减持?或许通过以岭药业发布的2019年年报,可以窥知一二。

根据以岭药业2019年年报,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58.25亿元,同比增长20.99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6.07亿元,同比微增1.21%;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5.56亿元,较上年下降2.35%。

从年报来看,营业成本和销售费用增速较快,是以岭药业出现增收不增利的主要原因,而这也是医药企业普遍面临的两大成本。2019年以岭药业营业成本为21.06亿元,同比增长29.15%;销售费用为22.27亿元,同比增长22.38%。

尽管以岭药业加大推广投入带动了收入增长,但同样使得相关成本大幅增加,并没有有效地转化为净利润增长。2019年以岭药业经营净现金流仅为6892.54万元,应收账款较期初增加4.98亿元,也就是说绝大部分净利润都是以应收账款的形式存在。

整体而言,连花清瘟的业绩增长受疫情驱动更明显,后续发展存在不确定性。而以岭药业增收不增利的困境也并未因此得到根本改变。

有媒体报道,跨境电商eBay平台显示,国内零售价15元起的连花清瘟胶囊,国外的售价已被炒到了88.2元/盒,身价暴涨近5倍。但事实上,中药在海外的主要消费者是华人华侨,销量非常少。以岭药业在公告中也曾提示,“目前海外销售收入占公司营业总收入比例较低,暂未实现规模销售,对公司经营业绩不构成重大影响。”

在以岭药业的主要市场心脑血管疾病方面,目前主要还是以西药为主。此外,整个中药行业面临医保控费冲击,个别省份把中药列为了辅助用药,面临报销比例降低、使用量受限制。

以岭药业董事、董事会秘书吴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,中医药在全球的影响力逐步扩大,这次疫情也将成为中医药占领国际市场的新契机。当然,中药在国外站稳脚,尤其是在欧美国家,还需要一定的过程。因为它是作为创新药来审批的,它的整个技术水平和技术含量相当于化学药和生物药的创新药,所以还有一个过程要走。”

连花清瘟此次在新冠疫情中的大放异彩,以岭药业能否凭借吴以岭院士团队的科研实力,打开中成药应用的新局面,还有待观察。



免责声明:如有侵犯版权,请及时联系处理。

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

网友评论0 条评论

  • 今日热点
  • 本周热点